关于网师园的诗句

2021-11-12 02:28:47编辑:濮阳灵寒来源:经典句子网

写网师园的游记

在十全街已走过了无数次,网师园的夜花园也久闻其名,但这么些年来,却一直都不曾试过拐进那弯弯曲曲的弄堂,去探访一番。

那天和好友逛街,在苏州饭店边的一家茶餐厅吃了不算正宗的港式甜点,一肚子牢骚。 闲着无聊,我硬吵着要去网师园,那小小的园子,还是在初中那年的时候去过,如今却是记不起它的模样了。

买了票进去,迎门便是轿厅。 “清能早达”。

见了那四个字,儿时的回忆渐渐清晰起来,那个时候,对停放在一边的轿子向往异常,恨不得翻身越过那栏杆,满心以为能坐上一坐便是人生的快事,此时眼 前那地仍停着红木的轿,但却已没有了去坐一坐的心思。 转而直奔门楼,因为吸引人的是门楼上的砖雕,当时虽年幼,但仍惊叹于那细腻而雅趣天成的雕工,停在门楼前不肯挪步,于是有长辈为我细细讲解。

“藻耀高翔”四个大字的两侧分别是“郭子仪上寿”和“周文王访贤”,寓意福寿双全与德贤兼备。 门楼依旧,然而光阴于我,十年已过,年华如疾马。

我在万卷堂并无留恋,转去撷秀楼,在门口笑着对友人说,时光若是能倒回从前,这里可是内眷燕集之所,只是不知她们会做些什么来打发和消磨像此刻这样的清闲午后? 走马观花似地走过五峰书屋和集虚斋,来到竹外一枝轩。 轩名取宋代苏轼“江头千树春欲暗,竹外一枝斜更好”诗意而名,凭空再增几分雅致。

再往前便是临水而建的射鸭廊,据说在明朝时,苏州的射鸭之风尚存,此廊便是供朋友雅乐射鸭取乐之用,此廊只有短短几步,东倚山石,西邻绿坡,南边有空亭,昔日为文人雅士的品茶会集之所。 自射鸭廊折反回去,沿着小池去“月到风来亭”。

亭名取唐代韩愈“晚色将秋至,长风送月来”之意。 在亭边坐下,环望池水四周,濯缨水阁和池北的竹外一枝轩隔水相望,射鸭廊与身处的月到风来亭遥遥相对。

探身望亭外,低头便是一池碧水,环池翠树欲流,浅深间布,令人神情爽涤。 走到池边,见流水清澈,几尾锦鲤悠游于此,待走近了细看,点点滴滴苍翠之色,自云石边垂下,有鱼憩于那一方方绿影里,悄然不动,流水游鱼,两两相忘。

趣景满前,不忍离去,在池边坐了许久才肯起身。 顿了许久又迂回到看松读画轩,那也是好去处。

四周古木颇多,轩名即由庭前古柏苍松而得,其古柏相传为 南宋时园主史正志手植,至今已历时九百多个春秋。 松柏固然好,但心底里最爱的还是轩里的那对叠字联: 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 莺莺燕燕花花叶叶卿卿暮暮朝朝。

联中写尽山重水复、花红草碧,让人赏心悦目,游兴倍增。 穿过西边一道小门便是自成院落的殿春簃,对这里的印象其实是最深的。

儿时在这里得知芍药开在春末,又知她为花中宰相,殿春之名是出自苏轼的诗句“多谢花工怜寂寞,尚留芍药殿春风。” 我是极喜爱苏轼的,由于这个典故,所以更加偏爱殿春簃,一步跨了进去便不肯出来,那书房也极雅致,明式的家俱,工整柔和,明快利落,边上置一月白的瓷缸。

我与友人坐在一边,说若是有幸拥有这样的书房,定要在那缸里注了水,浮几朵清莲,养一两尾锦鲤,转过眼去又是背阴小院,半掩竹窗,分外青翠,若案头再置好书数本,那真如是毕余生足矣! 冷泉亭靠在院落的西墙,边上有一株桃树,绿叶繁茂,心中便隐隐有遗憾,若是桃花开着的时候来看,想来也是极美,现在可好,芍药将开未开,桃花谢尽,难怪一边那小小的石潭都显得寂寥。 再回到月到风来亭时,见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男子,面熟得很,竟像去年在藏区看冰川时见过,与他打一个照面,见他眼里似也有惊异,却不敢上前询问,只能错肩而过,若是的话,人生真是无处不相逢啊! 往南走便是濯缨水阁,取《楚辞?渔父》“沧浪之水清兮”之意而名,白日里静悄悄的。

但据说晚上这里会演出会真记,隔着水岸看,亦可在射鸭廊或月到风来亭观赏,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景致?等下次一定要去体会一番。 出了水阁,有叠石成山,拾级而上可看尽池畔风韵,假山的南面有一小石桥,桥名引静桥,游人过桥,共需三步,故又名三步桥。

桥下有小涧,内设有一小巧的闸门。 小涧狭窄的地方可一步跨过,我欲炫耀自己的一双长腿去跨越一番,被友人笑着喝止。

原来方才在假山上表现欲过剩,本想就着能触到的飞檐做个一指禅的姿势,却不料拍下来如同嫦娥奔月搞笑版,笑得我们前仰后合,此时若脚底打滑,漏进那小涧,可会笑死那一园子的游人。 只好作罢,坐在桥头留个影,忽然又是一阵伤感,记起小时候原来也在这里留过影,等回家要翻出那旧照,对比一番,然后母亲一定会说长大了长大了,后半句不消她说,就是将来慢慢慢慢就会变老了,多么可怕! 我始终都是害怕年华老去啊! 再往南走,一轩一馆,一间成了茶室,一间陈设标注了价钱的版画,都没有兴趣,转了一圈便移步到琴室,有一群日本的游客围在一起,导游正在介绍,我凑到前面,只听了个半懂。

突然又想起了那年的日语考级,从小到至的考试即便再差也都能涉险过关,唯有那次,差最是要命的四分!每每想起都简直要吐血! 拉起友人便要走,她却不紧不慢,一副从容姿态。 我笑着问,“下次我们来看夜花园如何?” 她也笑。

慢。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