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火车站的诗句

2021-11-11 23:32:00编辑:独友枫来源:句子大全网

形容“铁路”的诗词有哪些

1、《铁路》作者:何舒 铁路 在延伸 男人们说 山那边很精彩 却没有对 自己的女人说 山那边也很艰苦 山那边的世界 男人们 流汗流泪 为了那条铁路 洒尽汗滴抛妻离子 只有在深夜 默默望着那闪烁的烛光 女人们默默牵挂 为了那条铁路 孩子们在画 父亲的画像 母亲说 什么都像 只是眼睛不像 父亲的眼睛 是什么样子呢 为了那条铁路 孩子们在企望 一一铁路通车了 在父亲的眼睛里

2、《一辈子的铁路》作者:风瑞山海 最初 因为年轻气盛 他与铁有过很长时间的相互对峙 一般时候 铁总是棱角分明地沉默着 偶尔急眼了 会咬破他的手指 偶尔生气了 会吼疼他的耳朵 后来 因为不断的磨合 他与铁有过更长时间里相互欣赏 也不知道是他改变了铁 还是铁改变了他 之后他接受了铁的沉默 也学会了铁的厚重 之后铁接受了他的思想 也读懂了他的希望 他用一生最浓烈的笔墨 在平整的铁板上创作梦想 用真正的铁笔 划开岁月 铁笔磨秃了一支又一支 也磨秃了头顶上最美好的时光 退休时 他第一次坐上了动车 闭上眼睛 听动车车轮与钢轨 用铁与铁挤压出来的声音 轻吟他写下的 比岁月还坚强的诗行

3、《铁路》作者:山语 有一条铁路 经过我家乡 多少次我从小站 登上那列车 去每一个远方 在成都呆久了 免不了会想家 站在人民南路 感觉老家很远很远 如果跑到火车北站 望着蜿蜒的铁路 想象一下 系在铁路远方的 一个叫喜德的小站 故乡就这样 离我好近好近 在上海呆久了 就会有想家的时候 站在黄浦江畔 感觉老家太远太远 如果跑去上海火车站 望着长长的铁路 想象一下 系在铁路另一端的 一个叫成都的车站 故乡就再一次 离我好近好近

4、《铁路诗三首》作者:刘临其 蜿蜒的鹰厦线 一颗意念的炮弹 从海的那边 飞过来 却没有落下…… 弹道的弧线 从弹头的沉重里抽出 在1956年的天空 伸延飘曳了几个月 之后 簌簌地着地 有的挂在涧谷 ——拐弯抹角 有的搭在崖沿 ——路转峰回…… 人们给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 ——鹰厦线 因此,至今我们行进在这条路上 还好象警惕在战争的掩体中 ——小心挤过挡住视线的壁障 百米之外 必须眺望…… 大禾山情思 沿着铁路教科书最偏僻的记忆 我见到了大禾山车站 那奇诡的风景 想象中曾有过火山爆发 四周的峰峦 恰如岁月奔腾的熔岩 把一个百米小站 凝固成一首永久的绝唱 最是山峰不舍滴翠的本色 小站便杏黄成一朵野百合 有如少女恬静于青春的氛围 温柔成童话 美成一种默想…… 忽而有雷霆滚过隧道 轰鸣飘飞成一缕染色的流云 信号旗摇出一行雄性的诗句 掠过小站 瞬间被另一个山洞收藏…… 时间把大禾山站 流淌成一种旷古的怀想 流淌成一首浸染纯情的诗 使我僻静处的记忆 亮丽而辉煌!火车改道而去 留下一种寂静的悲壮 奔腾之外 有一段路成了化石 落满风尘 枕木如动物的骨骼 陈列南方多山的地段 风化成某种文字的叙述 那些擦拭天空的汽笛呢 那些颤动大地的车轮呢 那曾经的亘古恢宏的协奏曲呢 皆如岩石的梦呓 和太阳鸟之啁啾 静谧于沉积的史册和诗人的行吟 火车改道而去 卸下一段光荣 铁路永远为速度而生存 为更快节奏的时间 而把空间留给月色和青草的视线 以及情侣缠绵中光阴的永恒…… 火车改道而去 铮铮然 挟万里长风 狂歌行进 只为追赶时间。

5、《写给铁路人的歌》作者:刘庆祥 烦恼被车来车往带走 孤寂被机车轰鸣辗碎 铁路人在不同的站区 迎接东去西行的旅人 目送南来北往的过客 铁路人用真诚 精心养护铁路 在长长的银线上 抒写一首首和谐的歌 铁路人用汗水 构筑成一道一道 亮丽的风景线 他(她)们用目光 用微笑 塑造铁路人形象 醉人心扉的把铁路描绘 铁路人扬起汽笛回音里 爱的编织 给我们旅图生活画上了美丽弧线 是钢铁的旋律 一支永远唱不厌的歌 晖映理想的钢铁彩虹 自然的节拍依然如故 那是铁路人用生命动力 用钢铁的信念 把自己高高举起 是列车的激情 穿越的 是银线的渴望 延伸的 铁路是增进友谊的美谈 是长长的连心线 爱你是永远不变的诺言 这就是铁路人 爱你一生的心愿。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