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山水禅意的诗句

2021-11-11 22:26:00编辑:姬尔薇来源:关于短句网

禅意在山水田园诗

王唯的山水田园诗富有禅意:(诗人名“维”、字“摩诘”、后世称他为“诗佛”)1、《山居秋暝》(很著名的一首,收入了《自考大学语文(本科段)一书中》)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解释:真个是诗意即画意,十几种景致与触嗅视听等感觉俱会聚在一方画布上,令你人在画外看,神在画里飘。

这里,有徐徐晚风拂面,丝丝秋雨沾衣,朗朗圆月照地,沉沉青松迎风,清清山泉流石;这里更有亭亭绿竹摇倩影,片片莲叶贴池水,朵朵莲花笑秋风,袅袅浣女荡扁舟。你看这幅画里,不仅有山有水,还有人——浣女;有物——秋雨、空山、晚气、明月、青松、清泉、山石、翠竹、莲叶、莲花、渔舟;有光——月光、水光;有影——树影、竹影、人影;有声——风声、雨声、水声、竹声、捣衣声、浆声、笑声……;有色——翠竹、绿叶、白花、金光……;有味——花香、竹韵;有情——素静月夜、盎然生机与恬美自然的情致。

这等美妙的山光水色,如此迷人的诗情画意,不把你熏死,也把你醉傻。确实,在清新宁静而生气勃勃的山水中,感受到万物生生不息的生之乐趣,精神升华到了空明无滞碍的境界。

这种空明境界和宁静之美,是王维山水田园诗艺术的结晶。王维在《山居秋暝》中所极力描绘的万般物象的用意了:清新,宁静,生机,净美。

这种自然的美与心境之美完全融为一体,创造出如水月镜花般不可凑泊的纯美诗境。含意丰富,耐人寻味。

2、《终南别业》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解释:中年笃佛,晚年栖隐终南山。兴来随意独行,胜事自知,罕有人同调知赏其趣。

“行到水穷处”,无拘无束,悠闲至极,何等惬意与自乐。“坐看云起时”,穷尽水路,似乎景致一览而尽,孰知坐下时,云雾飘飘而起,水景的尽处带出云雾胜景。

“水穷”而“云起”,似巧合,又非巧合。这情趣是多么的浓郁,这意境是多么的深远,这禅机是多么的玄妙啊!——似乎,诗人想让我们知道,淡然处事者,随处都有美景,由世事多变转到求学之处无穷,让我们明白,结束意味着开始,结束就是开始,开始就是结束。

水穷尽处,自然是深山空静无人处,人无意而至此,云无心而出岫,思与境偕,神会于物。无心处,偶然间,坐看时无思无虑的直觉印象,那无心淡泊、自然闲适的“云”,是诗人心态的形象写照。

对境观心而道契玄微,静极生动、动极归静、动静不二的禅意,渗入到山情水态之中,化作天光云影,空灵而自然。诗末与“林叟”的“谈笑”,又把诗的境界拓深了一层。

诗人的淡泊清闲,随意而安,任运自然,无往不适,这意态情致,在诗中表现得真是淋漓尽致。写景不泥于景,叙事不止于事,一“行”一“到”,一“坐”一“看”,极尽洒脱之态;一“往”一“知”,一“值”一“谈”,见出随意之缘。

体物精细,状写传神,在田园山水风光的描写中让我们见到了隐士生活和禅理的揉合。3、《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解释:佛家常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色,是指世俗中有形象和占有空间的物质。空,就是假和不实。

在我们来看,色与空不亚于是有与无的对立关系。而王维的这首诗很自然的会让你感受到这种禅机的深蕴。

“空山”,道出了深山的幽寂空旷,给人灰蒙蒙一片林山树海的感觉,茂密幽深,不见人影,甚至于山中的飞禽走兽也销声匿迹。画面中所有这些都旨在渲染一份山林的寂静,因而后面说“不见人”。

接下来的“但闻”进一步印证了这一点。然而,“人语响”一语又否定了前面的“空山”,嗬,深山老林里竟还存有人的踪影,看来,这山是不空的了。

这“人语响”打破了“空山”的寂静。看似矛盾的说法恰恰展示了王维的独坐感悟,正是这“但闻人语响”又不见响语人,这就更见其寂静。

试想,这莽莽林海中,不是万般寂静,你怎能听得一声人语?这是静寂,一种平静,一份心无杂念的宁静,宁静的心态下,细微的声响也就如雷贯耳。这不正是王维的禅悟吗?“返景”,是说太阳落山后的光线虽弱,还是辐射到茫茫深山,于是,光线透过枝繁叶茂的空隙,“复照”在山林里的青苔上。

这种回光返照虽说微弱,只是斑斑点点洒在青苔上,但由于这斑斑点点的幽光,深林反而显得更幽深更晦暗,更幽深更晦暗的山林又反衬了这日光返照的微弱。王维创造的这一空寂幽深的境界,正是他修禅过程中的一种心理体验,是禅宗所说的一种顿悟。

空山人语,林苔夕晖,这情景的微妙,缺乏宁静纯净心境的人是无法体悟的。原文请参阅以下网址。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大家正在看